网贷大数据
信用查询之家

一男一女大学生留下遗书,关在酒店烧炭自杀:父母痛苦欲绝“孩子啊,我好想你!”

一个让人心碎的噩耗,同一天,传到了两个家庭。

同在甘肃省靖远县的薛守国和陈启雄,几乎同一个时间,两家分别收到了悲痛的消息:

薛守国的女儿薛欣欣(化名),陈启雄的儿子陈晓伟(化名),在南京的一所酒店公寓,烧炭自杀,一起身亡。

这两个刚满20岁的大三学生,就读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计算机网络技术班。

今年7月,他们由学校派遣实习,来到南京的一家电子工厂。

警方得知,两名大学生网上预订一家酒店3天的房间。

10月10日,酒店发现异常,随后,工作人员赶忙报警。

警察来了,敲门没有回应,就破门而入。发现他们不仅反锁了房门,还用胶带堵住了缝隙,房间里摆放着2个烧炭的盆子。

法医鉴定,死因是“碳氧中毒”。

两名学生薛欣欣和陈晓伟,是一对学生情侣。

大三的孩子谈恋爱,父母都是知情的,双方家庭没有反对。

经过警方深入地调查,发现他俩近一段时间,频繁在网上借贷,已经欠了数万元的债务。

另外,他俩还借了同学的钱。

同学说:“少说借了两三万元,光他们宿舍,就有一位同学至少借给他1万元。”

两人失踪后,同学们在工厂和附近寻找,结果一无所获,10月9日选择了报警。

同一个宿舍的同学说:“陈晓伟老实,不爱说话。但我知道,陈晓伟经常在手机上玩一种赌博类的游戏。”

他知道那种游戏是要往里面花钱的,劝过陈晓伟不要玩。

另一个自杀的薛欣欣,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邻居们都夸她,性格开朗,手脚勤快,父母特别偏爱她。

但今年3月,她从妈妈的微信上,偷偷转走了两三千元。家里人察觉后,她说是陈晓伟的妈妈得了病,把钱借给了他,用做医疗费。

这件事发生后,两家人在南京见了面才知道,这是一个谎言。薛守国说:“那时候就想着人家落难,也不好意思追问这事。”

在同学们眼里,这两人过得很简单,生活节俭,从不大手大脚,更别说奢侈浪费了。

现在想想,事情的起因,源头还是赌博游戏。

游戏赌博钱输了,就想办法拿钱继续赌,结果越赌越输,没钱了,就想办法借钱。

周围的人都借遍了,人际圈子毕竟是有限的。

接下来网贷,贷来的钱再输,只能不停地贷,越陷越深。

结果,网贷的本金加上利息,持续地累加,就像俄罗斯方块游戏一样,不停地往上垒,直至触碰到这两人承受的极限,顶到了“天花板”。

最终,俩人深陷绝望,选择了轻生。

这件事报道之后,引来网友的热议。

众多的评论中,除了指责这两个年轻人自私,不顾及父母的感受,还有人说他俩太脆弱了,经不起打击和风浪,也有许多人,愤怒地谴责赌博游戏太害人,诱骗年轻人的钱。

但是,评论最多的还是网贷。

是的,现在别说到银行申请贷款了,就连信用卡,很多人也都冷落在一边。

人们更愿意网贷,尤其是年轻人,拿着手机,点一点敲一敲,钱就来了。

虽然这二年国家出台相应的管理条例,对网贷有了一些强制的管理要求。

可是,这些毕竟只能制约严重的违规。

而眼下,网贷已成为一种社会问题:很多年轻人,收入并不高,却追求享乐,崇尚高消费,花钱无度,没有计划性。

缺钱了,先是啃老,伸手向家里要。家里撑不住了,就出去借。借不动了,就去网贷。

贷多了怎么还,再换一家贷,拆东墙补西墙,就这样拼拼凑凑,得过且过。

最终,这怎么办?

这借贷,这利息,谁来买单,谁来还?

文章来源于网络:网信大数据信用报告查询 » 一男一女大学生留下遗书,关在酒店烧炭自杀:父母痛苦欲绝“孩子啊,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