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大数据
信用查询之家

儿子网贷20多万,桂林一对父母卖房还贷

网贷为一些资金紧张的人解了燃眉之急,但“消费一时爽,还款火葬场”。为了替儿子还债,桂林一对父母就被逼得卖了房子。此外,过度索取权限、个人信息遭到泄露、逾期还款被暴力催收等乱象,也一直让网贷App饱受诟病。有关专家建议,要加强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监管,年轻人要树立理性的消费观,不要随意通过网贷进行超出自身能力的超前消费。

网贷平台鱼龙混杂。

儿子网贷20多万元 父母被逼卖房还债

“卖房的20多万拿来还债了,我和妻子现在已经是家徒四壁。以后他要是再借钱还不上,我们也无能为力。”这是去年年底,桂林人唐先生回复给债务追讨人员的一条短信。唐先生口中的“他”,是自己的儿子小强(化名)。

小强是家中独子,2015年进入桂林一所高校就读。家里每个月给小强1500元生活费,此外小强还会再向家里要钱购买电子产品,但父母并不能满足他的所有需求。为此,小强几次与父母发生争吵。在升入大二后,除了生活费,小强渐渐地就少问家里要钱了,“我还以为他是懂事了,学会控制自己的开销,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就是从那时候起开始借网贷的”。

小强告诉南国早报记者,1500元的生活费只够日常及跟朋友聚餐的花销,大二时他还用着高中时代的旧手机,而身边的同学用的都是新款手机。他想换最新款,但家里只支持他买一台2000元左右的手机。

“我当时看中的手机要6000元,没钱也不知道问谁借,最后就学着别人用了网贷。”小强说,最初几期都按时还款了。然而,游戏要充值,手机要换,最新款的运动鞋要买,还要买高配置的笔记本电脑……他再次把目光投向了网贷,借款总额也不断飙升,同一个平台额度有限,他就在多个平台借款。

由于花销实在太大,小强大四就开始了“以贷还贷”“拆东墙补西墙”的生活。借款和利息加起来有5万元,远远超出了他的偿还能力,追债人把恐吓电话打到了父母的手机上。在父母帮结清了这部分欠款后,他过了一段安份的日子,并找到了工作。

但已习惯了超前消费、每个月4000多元工资的小强又贷款买了一辆车,加上有增无减的生活开销,他又开始了网贷。去年,刚毕业一年的他欠款和利息总额已超过20万元,每个月还款额近2万元。无奈之下,唐先生夫妻俩只好把县城里的房子卖掉,搬回了老家,卖房的20多万元全部用来给儿子还债。

深陷网贷麻烦多 网上互助希望“早日退组”

记者调查发现,网贷App快速放款的代价,是对个人信息的大量索取。多数开通贷款服务或入口的App需要读取用户通讯录,并需要一直读取用户位置信息。

方先生说,他在某网贷App上借钱逾期后,不仅本人每天要接受平台的电话、短信轰炸,其父母也频繁接到第三方催收公司的电话,对方还发信息称要按家庭地址寄送法院通知,并向通讯录里的每个人发送相关信息,“我没有失联,会尽快还清欠款,希望他们停止骚扰家人”。

在调查问卷“你觉得网贷平台有风险吗”的问题中,98%的网友都认为存在风险。有两成网友最担心的是“利率比看起来要高”“暗藏其他费用”以及“借贷条款有猫腻”。此外,还有不少网友担心,一旦借贷逾期还不上钱,不但个人征信受影响,还会被这些平台的人追债,影响正常生活。

刘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去年网贷逾期后遭遇了暴力催收。对方先是打电话,话语里多数带有侮辱性。接着,机器打来的催收电话接踵而至,他不得不将手机调成静音或免打扰模式。但拒接后会不断地收到短信,手机一开机就会弹出无数条短信,直到卡死。最恶劣的是有人在住所门口泼油漆、砸门。

如果借了网贷,你会选择以哪种方式偿还消费借贷款?在本报发起的调查问卷中,有超8成网友选择“自己赚钱还贷”。

网友“秋撒满天”对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借贷还款经历。2015年,他还在读大学时,已通过网贷平台进行分期消费,“那时我一个月生活费600元,但每个月要还款900多元”。当时正好碰上“双十一”“双十二”,他一下课就去兼职送快递,收入用来还款,“后来总算是还清了,庆幸自己没有陷进去”。

网友“秋撒满天”没有陷入网贷无法自拔,但深陷其中的人有很多。在豆瓣上有一个“负债者联盟”小组,创建1年多已有3万多名成员。

一名网友根据组内11月的帖子进行抽样统计,发现超前消费和游戏是最主要的欠债原因。而负债者的身份五花八门,欠债金额有多有少,但几乎都体验过满足某种欲望的短暂快乐,以及还不上钱的焦虑无助。他们进组的愿望也如此相似,就像组规里那句鼓励人心的话:“让我们一起努力,早日退组!”

监管措施陆续出台 遏制平台花式劝

随着社会消费观念的转变,越来越多年轻人习惯于超前消费、分期消费,习惯于使用各种信用卡分期业务,消费金融市场巨大。

南宁一名金融行业资深人士表示,为获取海量客户,各种App竞相降低借贷门槛,不少借贷广告把提高借贷额度描述得极其简单,似乎毫无风险,其实不然。2020年以来,部分银行信用卡、消费贷不良率已显现上升苗头。这对监管者、App运营商和App用户,都是一种警示。

记者获悉,针对互联网平台花式诱导贷款行为,相关监管措施已陆续出台或正在酝酿中。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州中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陈海仪提出了“互联网金融企业应明确消费信贷的贷款利率、风险、还款期限及要求,避免虚假宣传;加强消费金融机构与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电商平台等跨平台合作,实现不同机构之间的数据共享,打通信息鸿沟,确保个人贷款需要和收入相匹配或者是与整体负债水平相匹配”的建议。

树立理性消费观 注意提高风险意识

广西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覃伟华认为,年轻人消费观念相对不成熟,容易受攀比观念和盲从心理的影响,出现非理性消费行为。对此,除了部门加强监管及行业自律,规范互联网消费金融发展,加强金融消费者教育,个人也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理性的消费观,避免虚荣、攀比、盲从等一些不理性的消费习惯。

理财师徐伟表示,网贷平台鱼龙混杂,消费者还应提高风险意识,自觉了解金融信贷和网络安全知识,提高甄别和防范不良网贷平台的能力,不明链接、不规范App不要点击,更不要随意填写个人信息,个人有借贷需求就到金融机构官方App上申请办理。此外,也不要点击太多个网贷平台链接,否则对后续申请正规贷款不利,“如果一段时间内密集向几家机构申请借款,银行系统审批时会认为你缺钱,进而影响授信额度”。

文章来源于网络:网信大数据信用报告查询 » 儿子网贷20多万,桂林一对父母卖房还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