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大数据
信用查询之家

网贷欠款十几万,不是不还,是没有能力还。

“信用卡欠6.6万,玖富万卡欠5万、宜信普惠1.6万、国美零售易卡欠4800、你我贷欠4000、芸豆分欠6000、花呗欠4000……”安徽中年男子陈飞向WEMONEY研究室展示其账单,他说已经借遍了大大小小的网贷平台,目前剩上述平台还有近十几万的债务,每个月要还两万多。

他说,欠债的这几年,所有亲戚朋友同事都被打扰过,不是不还,是没有能力还。

陈飞年近四十,是安徽一个县城医院的普通职工,月薪7000元。他说,现在只能紧着先还银行的钱,工资也就没了,有时候连生活费也不够。好几个平台的网贷已经逾期了,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也不愿意人到中年还在四处举债。

2015年,有三个孩子的陈飞因为生活负担过大,他决定下海经商,向亲戚朋友借了30万,几个人合伙开一家妇科康复医院。又在2019年5月再次向亲戚借贷50万开海鲜餐馆,还没开始盈利就在2019年底遇上新冠疫情,疫情期间陆续关闭医院和餐馆。资金周转不灵,陈飞开始借用信用卡中信、平安、招商、交通银行,网贷如安逸花、360借钱、京东金融、现金巴士、钱站、豆豆花等能借的平台,都借了一遍。现在还有一百多万外债,需要靠他每月7000元的工资还完。

在这些平台中,现金巴士、钱站等APP是现金贷平台,因利息高被大量投诉人投诉。陈飞称,此前他在现金巴士借1000一周还300元利息,以IRR计算,日化利率都高达4.2%。

陈飞表示,自己中专毕业,对金融产品了解不多,又急于借钱,借贷时并没有仔细查看借贷合同,而且一度以贷养贷。初期因钱站利息太高,一周就还完了,目前在还的有部分平台利息超过了36%,其中有平台收取了高额的担保费等导致利息过高。

他表示,网贷确实维持了他的基本生活,但另一方面有的网贷平台利息偏高,也给他带来了巨大还款压力,部分平台的催收已经影响到生活工作。以他的工资,目前只能尽量保证按时还信用卡,网贷平台已经开始出现逾期,逾期后所有的平台开始疯狂催收。

有平台利息超36%,协商降利率被拒绝

陈飞表示,待还中的平台借贷于2019年-2021年之间,部分平台的借贷利息超36%。

陈飞回忆2019年9月从宜信普惠借款30000万元,期限两年,每月还1966.85元,以IRR计算这笔借款的实际年化利率高达48%。

但陈飞的贷款合同显示,该笔借款的本金为42200元,年化利率为28.67%,如果以本金42200算,IRR计算下来仅为11.04%。其中收取了管理费、保证费、服务费共12200元,也就是业内公认的砍头息。

另一家芸豆分同样超出了36%。2020年8月、12月,陈飞分别借贷了5000、2000元,均为一年期,等额本息每月分别还款566.48、226.56元,以IRR计算这笔借款真实年化利率均为60%。

芸豆分的运营公司是苏州锐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锐瀛科技)天眼查显示,锐瀛科技是上海棪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是侯蕾。

2020年6月,苏州相城区地方金融监管局曾通报,有消费者投诉,锐瀛科技涉嫌违规放贷并且对借款人进行暴力催收。

宜信普惠、芸豆分的这两笔借款的利息远远超过国家法定红线36%,属于高利贷。陈飞表示,分别和两家进行协商降低利率,但对方仍以合同约定利率为准,不予减少。

陈飞于2020年8月在国美易卡上借款8161,一年期,每月还812元,以IRR计算这笔借款的实际年化利率达34.08%。国美易卡APP其借款合同显示利率为14.62%,资金方为海口农村商业银行。

WEMONEY研究室曾接到多位国美易卡用户投诉,用户表示在国美易卡借款时,虽然贷款合同上的利率只有8点多,但平台通过收取担保费、服务费,他们借款实际利率接近36%放贷。

陈飞表示,他现在每月7000元的工资,只能够还信用卡的最低额度。而网贷的本金基本还完了,剩下主要是利息。有的平台利息过高,还进行暴力催收爆了通讯录。

呼兰说,中年危机跑不动逃不掉,人生远比鬼可怕。

对于陈飞债务亦是,逃不掉还不完,远比人生可怕。

他说,沉重的债务甚至让他患上抑郁症,与利息过高的平台协商降低利息,但被大部分平台拒绝。

文章来源于网络:网信大数据信用报告查询 » 网贷欠款十几万,不是不还,是没有能力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