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大数据
信用查询之家

从百行征信看后来者互联网公司申请个人征信牌照面临的重重挑战

今年5月,百行征信在业绩发布会上披露,该公司已拓展金融机构达1710家,签约信贷数据共享机构近1000家,收录个人信息主体超8500万人,信贷记录22亿条,累计收录P2P借款人4000余万,基本实现网络借贷人群全覆盖。

从接入数据来看,百行征信主要面向非持牌信贷机构及央行征信中心难以覆盖的部分信贷机构采集信息并提供服务。但在与央行征信中心“错位发展”的过程中,百行征信也面临着互联网巨头不愿共享数据和错位布局的信贷子行业严重萎缩的双重困境。

例如,作为百行征信股东之一的蚂蚁金服就未与百行征信共享数据。券商中国记者使用百行征信APP下载的一份个人征信报告上,蚂蚁金服旗下花呗、借呗产品的借贷记录均未显示。蚂蚁金服芝麻信用与花呗事业群总经理文澜也曾在去年10月接受采访时表示,“芝麻信用目前和百行征信没有合作“,芝麻信用没有查个人征信和上报征信的需求,也“不会和百行征信有数据的交换”。

刘新海表示,如何不依赖央行的行政权力,用商业的力量让不太成熟的新金融机构积极参与信息共享,一直是百行征信需要面对的挑战,后续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依然会遇到这个问题。“这不是监管的问题,而是需要建立起市场共识和长效的商业机制,只有参与者认识到数据共享比垄断对自己和市场都更有利,这个问题才能解决”。

而随着监管部门宣布在运营P2P网贷机构数量归零,北京大数据研究院研究员李铭撰文指出,百行征信所在的信贷子市场严重萎缩,不同子市场间共享征信信息的紧迫性也大大下降,先前与央行“错位发展”的布局,逐渐变得难以为继。

此外,刘新海表示,国内乃至全球个人信息保护监管趋严,对个人征信行业冲击较大,加上个人征信的专业性和建设周期长、投入大等行业特征,都是市场参与者需要面对的挑战。

尽管面临重重挑战,互联网公司对申请个人征信牌照的热情依然不减。刘新海表示,这是国内的特有现象,“由于数字经济高速发展,互联网企业积累的大量用户数据,个人征信业务作为一个合规的数据变现方式之一,自然受到追捧”。

但他也提醒,对于参与个人征信机构建立的互联网公司而言,未必就是利好。“国内不少互联网企业一度热衷于通过开展征信业务实现公司价值,但对征信业作为一个特殊的信息服务业所面临的法律、监管和个人隐私保护的挑战意识不足。”他指出,未来国内的市场化征信机构首先需要对消费者信息使用、相关法律规定和监管合规性的认识提高到一个高度,才能促进未来个人征信业的专业化和健康化发展。

文章来源于网络:信用查询 » 从百行征信看后来者互联网公司申请个人征信牌照面临的重重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