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大数据
信用查询之家

网贷比吸毒还上瘾,没钱还以贷养贷

洪程曾是一名无忧青年,生在沿海城市,20岁步入职场,由父母赞助买房。洪程称,转折出现在2018年辞职后,“因急着用钱,也不好总问家人要,开始刷信用卡”。

几次还不上钱后,信用卡被停用。这之后,洪程在短信中看到甜兔的推广链接。洪程点击下载,试着借了1000元,很快700元到账,先行从本金里面扣除的300元俗称“砍头息”。7天到期后,没有钱还,客服说可以延期1天收10%的利息,延期7天收30%的利息,洪程延长了7天。再次到期后,洪程依然还不上,这时候又有人给他推荐了另一些借贷平台,“每个平台再收取利息。” 

“网贷比吸毒还上瘾,如果没钱还,就再去借,‘砍头息’就扣掉不少,越陷越深,最后就是不停借钱。”洪程感慨。其间,他 “拆东墙补西墙”东挪西凑从网上借贷,还从新入职公司挪用了一些钱。

洪程2018年底粗略计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共在30多个网贷平台借贷,本金和利息合计达到20多万元。

现年28岁的洪程,陷入网贷后,欠款好像总还不完,每一天都活在催债与还款的焦虑中,“每天都是还款日,吃饭、睡觉都在发愁怎么借钱还钱,生不如死。”洪程说。

最初的借贷便捷过后,逐渐累积的债务变得沉重,直至不可承受。

2018年底,借贷累积20多万元后,洪程一听到电话响或短信提示就害怕,“百分百是来催收的”,他甚至需要在酒精的麻醉下才能入睡。眼看从公司挪钱还债的窟窿已无法堵上,洪程爬上六层楼的楼顶,准备跳楼。所幸,他及时被警察从楼顶上救下。

在洪程留下的“遗言”中,他的父亲才知道儿子欠下了网贷后,最终四处筹钱,一次性帮他补上了这个窟窿。洪程的父亲是公职人员,“他说自己活了50多岁,从来没借过钱,第一次因为儿子低头哈腰地跟别人借钱。”洪程说。还完贷款后,洪程过了一个踏实的春节。

文章来源于网络:网信大数据信用报告查询 » 网贷比吸毒还上瘾,没钱还以贷养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