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大数据
信用查询之家

又一个家庭,因为网贷濒临破碎

欲望、梦想、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在世总得为这七情六欲中的一样或者几样或鲁莽、或低头、或卑微那么一次或者几次。

人们管这叫做成长,只是有些时候这成长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些。

我习惯晚上工作,上午休息,下午处理日常琐碎,就是人们常说的日夜颠倒。

我的日夜颠倒,朋友们都知道,所以一般都是在下午两点以后才开始骚扰我。

但是,今天上午我还在睡梦中,突然一个电话把我吵醒。

是微信电话,电话的备注是一位多年没有联系的同学。

刚开始我没有接,因为我在休息,心中很是气恼。

后来一想,多年不联系的同学给我打电话,多半是遇到了难事,一多半是跟钱有关。

我又开始头疼了。

16年的时候,我的一位表弟,因为欠下十几万的网贷。

舅舅找到我们家,借钱。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买房,正是最难的时候,经济上也非常拮据。

但是表弟已经因为网贷的事情,被拘到了局子里。

当务之急是把他捞出来,毕竟血浓于水,我借了五万出去。

如今,过了四年。

舅舅五十多岁了,还在下矿挣钱,终于在去年疫情之前,将表弟的网贷还清。

至于我那五万,我没有着急要。

犹记得去年端午节,舅舅跟我坐在一起喝酒,眼中有愤怒也有释然。

下矿的人指甲永远是黑的,怎么洗都洗不白。

舅舅就用他黑色指甲的手,端起酒杯朝我举了举,然后一饮而尽。

“孬啊,就快了,马上就快了。年底之前,你表弟的网贷我就能还清了,你那五万块钱……”

我摇了摇头,也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舅,恁甭担心我那五万块钱,注意身体要紧,恁毕竟年纪不小了,还能当三十时候使嘞?”

舅舅没有说话,又给自己倒满一杯酒,一饮而尽。

表弟呆呆地坐在一旁,不敢吭声。

那事儿发生以后,舅舅当着所有亲戚的面儿扇了表弟一巴掌,把他扇了一个趔趄。

从小到大,舅舅从来没动过表弟一个手指头。

我拦下了正在气头上的二舅,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

走过去拍了拍表弟的肩膀说:“蛋儿啊,网贷猛如虎,这回可要长记性了。”

表弟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人只分三种,对你好的人,不对你好的人,还有对你不好的人。对你好的人,你要珍惜。不对你好的人,你觉得再好那她也是路人。对你不好的人,你要防备甚至是远离。

换句话说。

借给你钱,不要利息,不催你还的人,你一定要感恩,手头宽裕了一定要赶紧还上。

因为他借给你的不只是钱,还有他的信任,和对你的看重。

信任你、看重你,就这六个字,千金难求。

但是有些人,借给你钱,既要利息,还催你还,它就是网贷。

华夏几千年文明,高利贷从封建帝制时候起就一直有。

如今互联网发达了,如今只不过是将赌场借贷那一套,搬到了互联网上。

就像把电视购物,搬到了手机上,然后美其名曰,直播带货。

网贷,跟高利贷一样,从来都是,借钱容易,还钱难。

有多难?想想网上报道的那些新闻,大学生因为无法按时还校园贷,有被爆通讯录的,有被裸照的,有被迫肉偿的,还有想不开跳楼自杀的。

她们,很可怜,却不值得同情。

回忆如潮,潮来潮去。

微信消息提醒,我清醒了许多。

划开手机,还是那位同学。

信息的内容

果然不出我所料,是因为钱的事。

这位同学,18年底的时候回老家,还跟他在一起喝酒来着。

本人不胜酒力,他喝得很尽兴,喝完之后说的话,让我感觉,他已经飘了。

那个时候,我多希望他说的是醉话。

他说现在钱好挣,随随便便一个月弄几万块钱不成问题。

我当时就诧异了,是我愚钝还是跟社会脱节了,这个社会,钱真的像大街上的垃圾一样俯拾皆是了?

我怎么不知道?

后来,我给他回了个电话。

他果然还是欠了一屁股网贷,每个月需要还一万多。

按一年还清来算,至少十二万。

既然他需要拿房本抵押才能将贷款结清,保守估计,他至少网贷欠了二十个吧。

二十个,如果不算利息,按照他初中毕业的学历来算,去工地干,一个月八九千,不吃不喝也得两年才能还清。

但是他已经结婚,还要还房贷。

媳妇儿也是农村的,在家看孩子不上班。

老人也是老实巴交的农民……

唉,我叹息一声。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我帮不了他,我也要还房贷,我还要挣彩礼钱,我还要吃喝。

这个月十五号之前,还要交三万块钱的车位费。

说实话,三五百块钱的饭钱,我可以资助,但是三五万,我也真的拿不出来了。

无能为力,真的无能为力。

我只能找之前还在银行上班的同事帮他问一下,还有十几万没有还清的贷款房,能不能拿来抵押。25年的老房,能不能拿来抵押。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周杰伦的《听妈妈的话》中的一句歌词:

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

孩子,听爸妈的话,别再碰网贷了好吗?

文章来源于网络:网信大数据信用报告查询 » 又一个家庭,因为网贷濒临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