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大数据
信用查询系统

网贷中的高利贷,压倒年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做财富的守护者,路同行,一起成长

高利贷是典型的资本主义经济剥削行为,随着这两年经济的发展,私营企业的扩张预期拉开了一个巨大的资金需求缺口,同时年轻人也不断被消费主义鼓吹着买买买,有需求必有供,乘着互联网的快车,网贷应运而生。
有人对高利贷的利率界线模糊不清,那我们简单回忆下近50年内民间借贷的年化利率进程。
1960年利率60%-480%之间。
1950年10月20日,政务院发布的(关于新区农村债务纠纷处理办法)的第九项规定:“今后借贷自由,利息由双方协定,政府不加干涉。”
1952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城市借贷超过几分为高利贷的解答》中显示:“根据目前国家银行放款利率以及市场物价情况,私人借贷利率一般不应超过三分……人民之间自由借贷利率即便超过三分,只要是双方自愿,无其它非法情况,似亦不直干涉。”
1964年月息在一分五厘(即年利率18%)以上的私人借贷,无论债款多少,时间长短,债主的阶级成分如何,都属于非法的剥削行为,都应该予以取缔。
1980年,贷款年利率在18%-30%之间的钱庄被央行取缔。
1991年8月,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以这年一至三年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9%计算,这一年的高利贷利率红线为36%。
2002年1月,民间个人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这一年的银行贷款不同期限利率在5.1%-5.76%之间,对应的保护上限不足24%。
2015年9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施行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有权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但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则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应当被认定无效,借款人有权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
2017年底,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对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暂停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暂停新增批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要求民间放贷机构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24%-36%“两区三线”标准。这一行动之后,主流平台走向合规,而许多中小平台演变为更加极端的“714高炮”。
2020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修改2015年出台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2015年以来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3.85%的4倍计算为例,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超过可视为高利贷,法院支持超过部分利息追回。
p2p类网贷、小额贷款和消费金融贷款出现在2007年,以拍拍贷为始后蓬勃发展。按照法律标准他们的年化应该在36%。我们来看看2020年4月在运营平台的irr利率。
第一梯队:借呗、微粒贷、有钱花集中在年化9%-22%。
第二梯队:省呗、我来贷、分期乐、中原消费金融、京东金融推荐产品、小米金融推荐产品等等,集中在24%-36%,但绝都在年化36%。
第三梯队:捷信、玖富万卡带保险产品。
第四梯队:钱站、月光侠等产品,年化在百分之几百到百分之一千。
年轻人往往没有对这些产品有太多了解,平常消费使用花呗、白条、分期乐,出门租房贷、校园贷、培训贷、医美贷,在还款出现压力时才发现利息之高令人咋舌。
某头部上市金融科技平台披露的财报显示,其资金综合成本在10%左右,综合不良率在5%左右,此两项加起来达到15%,还不算催收、流量、数据等成本,这家公司将产品贷款利率设定在35%左右。腾讯棱镜曾报道一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境遇,一款利率36%的贷款产品,12%被流量方拿走。这种情况大概也出现在这家上市金融科技中,成为放贷业务无法承受的成本之重——该公司2020年上半年亏损了10亿元。高额的成本转嫁给了次级借款人,造成了更高的坏账率。
最高法最新保护利率规定下来后,金融机构对利率做了适当调整,并且收缩贷款规模。民间借贷市场出现了更高利率的五五高炮,比714高炮利率更高,至此还在运营。
高利贷是典型的暴力事件制造者,并且贫穷加剧了高利贷。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不要网贷。
文章来源于网络:信用查询|网贷黑名单|网贷大数据查询系统官网 » 网贷中的高利贷,压倒年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